RSS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回味额济纳
作者:张 斌 来源:彭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6年03月30日
 

内蒙古高原西部,漫无边际的大漠戈壁深处,有一个充满传奇而又神秘的地方,她的名字叫额济纳。那里有大片金色的胡杨树,千姿百态的怪树林,盛放芦花的居延海,飘香满地的哈密瓜,一望无际的巴丹吉林沙漠,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是一个令人心驰神往的地方……。 

(一)

今年 “十一”长假,朋友宏东要约,希望找几个志同道合者,一同前往额济纳,去追寻千年奇观—胡杨树、怪树林。于是,治忠、恒汉我们四人自驾一同前往,早晨从彭阳出发,经银川,阿拉善左旗,穿越茫茫戈壁沙漠,晚上11点多就来到了额济纳旗。在经过左旗时,我们还在“卫拉特”行营(南寺)看了看,这里是阿拉善左旗的一个著名景区,是贺兰山中的一个山坳,四面环山,岩石裸露,松柏苍劲,景区以藏传佛教的一个寺院为依托发展旅游业,打造虽不算经良,但无论是蒙古民族的特色,宗教文化氛围,还是建筑风格,都有着浓浓的异域风情,行走在景区的各个角落,都能聆听到如籁的颂佛之音,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除了收获自己的作品,对心灵也是一次不错的净化过程,当属无悔!

先生说,在额济纳有一个彭阳的小伙,万士先生,在那里经过数年努力和打拼,已小有成就。现如今在额济纳经营着一处自家的农场,专门从事哈密瓜种植,收入颇丰,小日子过的很是滋润……。听说我们要去额济纳玩,万士先生早早的做了准备,深夜到达后,他们一家都还没有休息,各种菜肴已经摆满了餐桌,主人端来了上好的哈密瓜为我们解渴,我们也客随主便,甩开了腮帮,敞开了肚皮尽情了一番。由于长途跋涉,大家体力都有很大消耗,主人虽以蒙古人的豪爽一再敬酒,但我们都无力接应了,小酌几杯也没有再喝,各自休息,为明日领略胡杨林的风采养精蓄锐了。

现如今,额济纳的胡杨林,以额济纳河(又称黑水河)旁的1-7道桥的景观最为集中,尤以2道桥和4道桥的胡杨林最为奇特。所谓“七道桥”,其实就是胡杨林不同的七个观光景区,景区与景区之间必须乘坐旅游公交才能到达,要不一天想完成全部观光是不可能的,与全国的大小景点一样,“黄金周”最不缺的就是人了,我们初入景区就感受到了胡杨林强大的气场。金黄的胡杨林下,光影陆离,游人如织,到处是摄影家和摄影爱好者的“长枪短炮”,在这里,人们似乎更看重的是“角度和构图”,缺了那么些许品味的感觉,受胡杨林和胡杨树独特的姿态和色彩的影响,我们尽然忘记了“合影留念”,也是各自忘情于“色彩和构图”了……。

其实,额济纳的胡杨林是大有来头的!据说:古时候的额济纳河水量丰沛,流域内水草丰美,宜农宜牧,是巴丹吉林沙漠边缘的一片绿洲,为巴丹吉林沙漠和大戈壁之间的狭长通道,是河西走廊“丝绸之路”去漠北的必经之路,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朝历代统治者多于此设立城塞,以保卫这里的安全和控制权。汉代曾于此建立居延塞,设立居延都尉守卫额济纳河流域;隋、唐时期,突厥控制这一带后,于此放牧;宋朝时期,西夏建立了黑水城,这里一度成为西夏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蒙古汗国进攻西夏时,多次从这里进军;元代于此设立了亦集乃路,并在北元时期(明朝初年)为争夺这一流域的控制权与明军多次血战。而今日胡杨林的美丽也正是因为这条额济纳河,摄影者们都会发现呈现出美丽的黄色的胡杨树基本都是长在河边的,而远离河岸的胡杨树的叶子,往往没等到发黄就已经落地了,胡杨树生长在这里,有“三百年不死,死了三百年不倒,倒了三百年不朽”的说法,从其沧桑的姿态上看,也许这种说法不无道理。

我们穿越栈道、沙滩,丛林、湖泊,在景区之间不断地更换车次,尽情的奔走,随意的抢拍,汗流浃背亦在所不惜,期间,各种“艳遇”自不必细数,经过一天忙碌而又紧张的拍摄,不经意间我们已经走过了“七道桥”,怀里也揣进了几百张自己感觉心仪的“景观”,太阳的光线也开始逐渐的暗淡了下来,我们尽可能的想把视野范围内的“奇观”用相机记录下来,但总有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从心底生发,回到驻地我还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把最好的“背景”给错过了,直到在梦中我还在不断地追寻!......

(二)

第二天早晨,按照计划,我们启程前往策克口岸,路经居延海时,我们也取道体验了一下哪里的风土人情。居延海的水,成河不易,成海更难,但千百年来,居然时断时续的一直延续了下来,而且能够成“海”,实属自然界中的一大奇迹。居延海的水来自于额济纳河,经过我仔细查找,额济纳河发源于青海省祁连山山麓,由祁连山积雪融水汇集成河,又有雨水和泉水作为补充。上游有黑河和临水在鼎新汇合后向北流入内蒙古境内后称之为额济纳河,向北流至狼心山分为东河和西河,最后注入东居延泽和西居延泽。

在蒸发量远远大于降水量的地方,能够有如此一汪“海水”也算是自然界的一大奇观,一眼望去浩浩渺渺,水波粼粼,又好像大漠里海市蜃楼的幻觉一般,一时不知自己身处何处。在此除了感叹,也就只能感叹了,其余的也就没有什么值得详解的了……

到中蒙边境的策克口岸。能够看得出,在我国的一方,近年来,投资建设是花费了大气力的,镇子小有规模,街道宽敞,用于仓储的库房、楼宇也是不少,只是人气也不是太旺,但游客还是可以称道的,当我们站在自己的国门前,遥望对面的蒙古国,我也在想,他们也是成吉思汗的子孙,现如今差距咋就那么大呢!而今天,我们站在这里,面对对面的蒙古国那窄小的国门和冷清的景象,也不得不很“小人”的感叹:西夏虽然被元所灭,但蒙古帝国的威风也早就不存在了。

曾几何时,元帝国也曾经盛极一时,而西夏抵御住了元帝国22年的侵略,在元平定了中亚之后才灭掉西夏,直至最后统一中国,西夏国灭亡了,党项族也从此消失,之后的几百年里西夏国变成了一个谜,似乎在额济纳还能找到些许蛛丝马迹。

在国境线上胡乱感慨一阵之后,我们便回头赶去游览位于额济纳河边的黑水城了,那里才是揭开西夏王国的钥匙。正是因为黑水城的发现和考古发掘才逐步揭开了古西夏王国的诸多谜团。我曾在一份资料上看过,20世纪初,俄国军人科兹洛夫和英国人斯坦因才在黑水城发现了大量的西夏文献,并运送出境。这一发现被公认为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除殷墟甲骨、敦煌遗书之后的中国第三大考古文献发现。由于沙化严重,黑水城四周的城墙已有半数为流沙掩埋。遗址西北角上耸立的佛塔,基座也被风沙剥蚀得裂痕斑斑,城中残垣断壁、街区、府址还依稀可见。在景区的简介上,我们依稀可以看到,黑水城是西夏古都,在西夏历史上占有非同寻常的地位,也是迄今丝绸之路上保存最完整的一座古城。这里有秦汉时期辉煌的居延文明,西夏时期灿烂的水城文化。曾出土2万多枚居延汉简和8000多件黑水城西夏文献。在黑水城区域,上世纪八十年代还发现了元代伊斯兰教徒的数百座墓葬,并出土了元代阿拉伯伊斯兰教徒的木乃伊,这是继西夏文化被发现后的又一重大发现。这些珍贵的遗址吸引着越来越多学者的目光,他们将黑水城作为研究西夏文化和早期伊斯兰文化传播的重要始原地。

离黑水城不远,还有一片东西宽、南北长的辽阔地带,有一处叫“怪树林”的地方。这里枯死的胡杨树“陈尸”遍野,呈现出古老的原始风貌。冥冥之中,渗透出一股狰狞恐怖的气氛,令人毛骨悚然。这就是神秘的“怪树林”。

苍凉的“怪树林”,据说是黑将军及众将士不死的灵魂所在。相传,当年黑水城有一个守将名叫哈拉巴特尔(即黑将军),此人英勇善战,威名远扬。后来,有大兵进犯攻城,来兵把河水截断,黑将军在既无援兵,又无饮水的困境中,率兵突围。出战前,黑将军将70多车金银财宝和一顶镇城之宝—西夏皇冠全部投入城内的枯井中。为了不使亲情骨肉遭受入侵者蹂躏,黑将军把自己的一双儿女推倒井里,封土填埋。黑将军带领士卒冲出城外,一路拼杀,最后战死在离城西不远的怪树林。

据说:在每天日出日落的时候,倾斜昏暗的光线与怪异拉长的树影交织在一起,能够烘托出一种怪树林诡异的气氛,会更加令人毛骨悚然。我们是在正当午时来到到这里的,所有的影子都乖乖的伏在地上,所有的诡异都只能靠想象了,但这一切并未消减,我们对这些“怪树”忘情的留存。

经过数日的奔波和浏览,感受着千年胡杨林的沧桑,伴随着游人的喧嚣和脚步,聆听着驼铃清脆的叮当声,我们也结束了多日的“构图”,告别了额济纳,踏上了归程,但我们的脚印却留在了那片神秘的土地上,我们的情思挂满了胡杨林的枝头......

抚今追昔,世事变迁,民族沧桑,额济纳厚重的历史,像一轴巨幅画卷,在我的面前展开,画面若隐若现,触手可及,那些古老的传说也不断地在耳畔萦绕、许人回味……。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权所有 :彭阳县人民政府

网站环境支持与维护:彭阳县网络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动易软件

联系电话:0954-7013891    传真号码:0954-7013891    邮箱:pyxxxzx2010@163.com     QQ:1738140705

宁ICP备11000053号-1

宁公网安备 64042502000003号